闪爵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武道天帝 > 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情为何物

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情为何物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  情为何物

    “是啊,空空落落的,一点波澜都没有,日子单调而乏味。”如沁撅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她感觉,不单单是现在,自己以往从小到大,好像都没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东西,就像生活在一个囚笼之内,人生宛若一张白纸。

    她以往从来没有这种情绪。自从前段时间王腾出现之后,她才觉得生活好像有趣了起来。

    虽出现很短暂,也将自己气的牙齿直痒痒,但现在回想起来,却觉得很有意思。

    自从那晚,王腾离开后,生活又再度恢复了平常,在这种落差之下,才会有这种感触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最近王腾那一张可恨的脸庞,却是经常在她的脑海之中浮现,有时很恨,但更多的时候,却是一种怀念,复杂的情绪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看上那个无赖了吧?”如嫣似是看出了什么,美眸瞪大了一些,惊愕道。

    自己这妹妹,处事不深,正情窦处开的年纪,又是第一次历练,见到外面的人,若说喜欢上那个混蛋,倒也并非不可能啊。

    “呸,呸,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他,姐姐,你可别瞎说!”如沁却是连忙呸了几下,慌乱的说道。

    虽嘴上说的好听,眼眸却很不自然的扑闪着几下,俏脸都红润了好几分,欲盖弥彰的味道,只要是个明眼人都不难看出。

    “唉,如沁你真是,那无赖有什么好,无耻下流的很,你可别乱想他了,日后我会让父皇,给你介绍几个真正的品德兼优,相貌堂堂的青年俊杰,必会比他强上无数倍。”如嫣叹了口气,看穿了一切。

    实际上,如沁是一个无拘无束,喜欢自由的女人,但一直生活在皇宫大院之内,骨子的心性只有被压制和隐藏。

    王腾的张狂霸气,百无禁忌的行事风格,对她来说,有着很致命的吸引力。

    所以跟王腾短暂的相处,才发现王腾那一张容颜,已烙印在她的脑海中,抹之不去。

    “姐姐,你说我会再见到他吗?”如沁忽然仰着小脸,充满希翼的说道。

    她曾派人去打探王腾的下落,但对方却像是在世间销声匿迹般,没有一点音讯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三千域这么大,若是无缘,想要见到,概率太低。”如嫣摇了摇头。似在劝如沁,也像是在劝自己。

    如沁有一个不该去思念的男人,而她岂非也是如此?

    “好了,姐姐,咱们都不想这个了,你可别忘了,这次我们出来,可是有正事要办的。”如沁毕竟是少女,情绪变化很快,不愿姐姐,再多伤怀,笑了笑道:“咱们已经在荒乱城呆的够久了,什么时候去亘古草原啊!”

    “之前一直在准备一些东西,已经差不多了!”

    如嫣说道。

    亘古草原之内的世界种子,对她这种半天之境的人物,作用很大。

    她这次出来,最大目的,就是去亘古草原。

    如沁想到能去传说中的亘古草原探险,心中就一阵激动。

    同一时间,在苍茫不知道多少万里之外,有一片连绵的火山群,矗立在大地上,一座座巍峨庞大的火山,每一座山体上都狼烟喷薄,火光涌动,照映的天穹一片暗红。

    这样庞大的一片火山群,占地数千里,面积很是恐怖,不知道多少万年,才足以形成,堪称神迹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来,这是生命绝地,温度太高了,炙热难耐,根本无法靠近。

    内部却是天阳宗的根基!

    火山群之中,竟是一片“绿洲”,四季如春,秀山连绵,灵气旺盛,飞瀑流泉,一派祥和。

    一座座殿宇,宫阙坐落在峰顶,云层中,流淌霞光,云雾缭绕,透着一股仙家的缥缈气韵。

    很难想象,这两种几乎属于极端的场景,是怎么同时存在的。

    实际上,这是天阳宗的先贤,用大法力开辟出来的“绿洲”,天阳宗已经再此繁衍生息无数年了。

    某一座千丈绝崖之巅,白雾流动,松涛阵阵,有一条瀑布流淌,从更高的山峰上垂落下来,似一条银色的匹练,水气弥漫。

    一个红衣女子,正站在那里,窈窕单薄的身影,衣袂随风而飘扬,背影看起来美丽出尘的同时,又带着一抹孤单和凄凉。

    这里视线很开阔,站在此处,可以眺望天阳宗大片灵土的风景,足以让人心旷神怡,为之宁静。

    女子的情绪,显然不是很好,俏脸有些苍白,目光有些无神,似中日饱受着那相思之苦,看之让人心生怜意。

    “火儿,都你已经站在这里三天了,下去吧!”这时,一个英伟的男子走来,二十七八岁,面容英俊,宛若一尊神祇,一双剑眉炯炯有神,闪烁着精光。

    他便是赤炎君。

    望着前方红衣女子窈窕单薄的背影,赤炎君轻叹了口气,说道。

    自己这个妹妹,果然长大了,多年不见,如今却饱受情愁,一直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想一个人静静!”火儿说道,声音很虚弱,近乎都已经沙哑。

    赤炎君心中有不忍,也明白火儿对那个叫做王腾的家伙,情根深种。对方已离开数月了,她却一直没有从阴影中走出来,他非常担心,火儿从此一蹶不振,颓然下去,伤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有些人,不该想,就不要再想了,你跟他是不可能的,两个世界的人,根本无法走到一块!”赤炎君脱下身上的外衣,披在了火儿香肩上,这孤崖之上非常寒冷,寒风刺骨,就算是修士,亦不可在这里待久。

    “你呢,大哥,你跟如嫣不也一样吗?”火儿却是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不同,我与如嫣两情相悦,心心相惜,但你……却是一厢情愿,爱上一匹野马,便是不该。放下吧,他不属于你!”赤炎君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王腾的事迹,他打听到了不少。

    火儿紧咬着嘴唇,并没有回答,一双宛若秋水的眸光中,却是有晶莹的流水在滴落。

    尤其是听到大哥口中所说的“一厢情愿”这四个字,更是让她心中的悲戚,难以自抑。

    “大哥,我会的!”最后,火儿似坚定了许多,抬头望着那缥缈的云层,用力的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放下方得自在!”赤炎君欣慰的拍了拍火儿的肩膀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,有些男人,从女人世界的无声的走过,离开的潇洒,却给女人很多难以忘却的回忆,王腾就是一个这样的人。

    问世间情为何物,谁也说不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