闪爵小说网 > 穿越小说 > 武道天帝 >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斩人如斩草

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斩人如斩草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第一千六百零七章 斩人如斩草

    一般人纵然再大的仇,也不敢乱来,因为杀了四大皇族的人,后果惨重,根本招惹不起。

    “唉,王腾是吧,四大皇族的人,确实你不能杀,不如你撤了这封灵牌,将灭神刀交给我,就此离去吧。我可以保你无恙。”这时,无尘仙子,也轻叹了一口气,声音如天籁道。

    对于王腾有封灵牌,将她的实力也大幅度的封印,她也很意外。

    这相貌并不算太出众的青年,真不能以外表衡量。

    但她也知道,一个毫无背景的人,杀坝家后果太大。

    不单单是自己,自己的家人、还有相关的人,都要受连累。

    曾经坝家就有一个少爷,在大元星系一个高级星域内,被人谋杀了。

    结果,坝家震怒,直接带人,在那高级星域内,展开大面积搜索,追查了一个月,终于查出凶手,将之当场扒皮抽筋,杀其满门,甚至所在一个小国家,都被坝家的高手,一脚夷为了平地,死伤无数,血流成河,惊人无边。

    从此以后,坝家的人,几乎就贴上了一个“睚眦必报、不可招惹”的标签。

    王腾看起来,也并没有什么背景,料定王腾,绝不敢杀坝家的人,这么说只是给王腾一个台阶下,要让他离开罢了。

    “哼,王腾,这次你死定了,现在赶紧放下你的刀,向我跪下来求饶,像狗一般的讨好本少爷,本少爷一个开心,说不定就不计较了。哈哈。”坝小志似也心想王腾只是做做样子,忍不住哈哈大笑,说道。

    他吃定了王腾。

    “不识好歹,真以为这样就吓住我了吗,简直痴人说梦,快撤去封灵牌…”离老这才反应过来,接着脸不红心不跳的冷喝了一声,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事实上,他心中也是内牛满面,一阵尴尬。

    刚刚他实在被吓的不轻,只不过想要坝家的名气,他才镇定下来,觉得自身安全,有了极大的保障。

    “聒噪!觉得我不敢杀你们,可笑。”然而,王腾见状却是极度阴森的冷笑了一声,在真幻星域时,他之所以成为第一强者,什么时候怕过别人威胁?

    如果处处顾虑,早就已经死过无数次了,故此,来到近前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手中一震,乌黑大刀一闪,噗的一声,离老的声音,嘎然而止,一颗大好的头颅,便斜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在离老头颅上,表情震惊,目光大瞪,眼中还残留着一抹不可置信,似没有想到王腾竟然敢真的出手将他杀了。

    他的无头尸体,喷起两丈高的鲜血,剧烈抽搐了一番之后,便仰天栽倒了地面上,一动不动彻底死去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,离老死了!”

    “这小子,真的将离老杀了!”

    “天啊!”

    那些坝家的仆从见状,全部如遭晴天霹雳,脸色大变了起来,充满骇然。

    他们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半点优越感,只有无尽的冰冷。

    王腾这小子胆子也太大了吧,怎么可能敢杀坝中人,难道不知道那可怕的后果吗?

    坝小志也吓了一跳,头皮一阵发麻,也没想到,王腾出手这么无情和干脆。

    天啊,这小子疯了不成,竟然来真的,胆子也太肥了吧。

    在他眼中,好像根本没有将坝家放在眼里,来到离老面前,出手利落无比,像一个杀过成千上万人的刽子手!

    连无尘仙子,都不禁怔了怔神。

    一个毫无背景的人,就这么出手,像是宰鸡杀狗一般,杀了坝家中人,还真是有些气魄非凡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好说的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我必杀之,统统都去死吧。”王腾神色冷漠,丝毫没有一点所动,大步来到那些仆从面前。

    那些仆从吓的脸色发白,不断大叫,或恐吓、或求饶,可惜没有一点用处,对于坝家,梁子已经结下来,那就只有杀了,永绝后患。

    噗噗噗…

    当下,刀光不断闪烁,那些人,被一个个,或者立劈,或者腰斩横死在了当场,当王腾收刀之后,几名仆从,连一个全尸都没有,凄厉无比。

    风吹过,王腾矗立在那些尸体中央,若一尊魔神,可怕无边。

    郑伯远也吓的通体生了一层鸡皮疙瘩,喉咙发干,知道当王腾解决坝家的人之后,就轮到他了,嗅到死亡的气息,一阵心中冰冷。

    “坝小志,到你了。”王腾没有理会众人的吃惊,神色依旧冷漠的如同死神般,提着滴血黑刀,大步走向坝小志。

    “王腾,我是坝家少爷,可不是那些仆从管事,可以比拟的,杀了我,坝家绝对会更愤怒。”坝小志吓的心头狂跳,色厉内茬的大叫道。

    至于他身边,扶着他的两名侍卫,更身体都在发抖,双腿都在止不住的打摆子。

    这个青年,下手太狠辣了。

    他们发自内心的感到了恐惧。

    “哼,杀你又如何,我已经杀了这么多人,不在乎多一个你了。”王腾嘴角噙着冷笑,一点没有商量的余地。

    这就是他的气度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杀伐果断,斩草除根。

    这根本不是一些世家弟子,温室中的花朵可以比拟的。

    坝小志裤裆都已经湿了一片。

    那两名侍卫,更是快软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坝小青,也很害怕,躲在坝小志后面,不敢露面。

    王腾却没有杀她的心,这是一个纯真的小姑娘,不像她哥坝小志这么狠辣。

    “再见,坝小志,下次投胎,记住不要以为自己身份高,就可以随意拿捏人。”王腾来到坝小志面前,直接挥动手中的长刀,对着坝小志就是一刀劈了下来,可怕的杀气,让得坝小志差点昏过去。

    当!

    不过,就在这一刀距离坝小志的头颅,仅有一寸距离之时,一道神光冲来,却一下子震的王腾的长刀,脱离了一些,身体也被震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,飘然飞到坝小志面前,轻声道:“王腾,得饶人处且饶人,你又何必赶尽杀绝。”

    出手的人,正是无尘仙子,身材高挑,姿容出世,美丽不可方物,哪怕在封灵牌之下,全身上下依旧流淌着一股极强的气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