闪爵小说网 > 网游小说 > 我赵德芳不当八贤王 > 第一百十七章 啊,拜见岳父大人

第一百十七章 啊,拜见岳父大人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赵小四和萧姑娘闹了一晚上别扭,萧姑娘没让她从正面当抱枕抱着睡觉。

    结果就是,一大早起来,赵小四打着呵欠把萧姑娘扒拉醒了。

    “干嘛?”萧绰很恼火。

    赵德芳问道:“我打算出去溜达一圈你去吗?”

    出门嘛?

    萧绰琢磨了一下拒绝了。

    “顺路去看看老丈人,怎么说那都是长辈,不去不合适,”赵德芳嘟囔,“就是不知道人家认不认。”

    萧绰一顿踹,你以为草原上的女儿真那么随便吗?!

    “早去早回,还有,那几个没脑子,打仗有点才能,做人太过偏狭,别跟他们玩。”萧绰道,“还有那偏师出边城的话别跟他们说。”

    怎么?

    萧绰白了他一眼说道:“我还不知道你?不挑拨就要离间,但那几个对狼主也很忠心,尤其对他们的主子。你若是告诉了他们,他们拼了命也会往回跑,麻烦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哦?

    你居然不在意了吗?

    “战场上的碰撞,那是刀兵交锋,契丹的一些好战贵族也的确应该打压一下了,”萧绰提醒道,“但你要注意,好战贵族之所以是好战贵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还跟我演戏,”赵德芳摊手,“这么短的时间我能制作出新式武器?放心吧,不过,你这立场也得变一下了,要不然将来还怎么当大宋的贵妃?”

    萧绰眼眸一睁,我为什么不能当大宋的皇后?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,你这样的女子,若是能为国母,对融合契丹,发展经济,甚至于促进政治团结都很有重要的作用,”赵德芳坦承道,“但汉人与契丹只怕十余年内数十年内都不可能融合起来,除非以战争的手段进行,既如此你还怎么母仪天下?”

    萧绰眼珠一转,哼哼两声背过身又睡懒觉去了。

    这小子虽然不是好东西,但他的确比自己见过的任何人都要开明。

    可契丹与汉人……

    果真能和平共处,甚至融合在一起?

    赵德芳认为可以,之所以目下还没有以为这可以的,那是因为刀子还没砍刀他们的面前。

    要出宫,得先去找猛爹商议。

    赵德芳搓着手进了福宁宫,迎面就被小人儿拦住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看,气色好的多啦,过几天就可以带着出去玩了,”赵德芳连忙抱起小人儿,叭叭几口才说,“这几天在忙啥呀?”

    小不点儿吃惊道:“哥哥抢人家的话,不好啦!”

    人家正要问罪呢,啥话都被他给说完啦?

    这样下去肿么能性嘞?

    “曦曦长大好辛苦,有些话哥哥帮你说。”赵德芳笑道。

    那当然要被小宝贝抓着耳朵问好半天,赵德芳这才知道,猛爹今天没上朝,刚才跟几个宰相商量北伐的事情,刚在费妃的照顾下吃过早饭,这会正考虑怎么安排小儿子的上学问题呢。

    “爹,啥时候开学啊?”赵德芳进门先主动请求上学。

    太祖穿着淡蓝色燕居服,手里正在帖子上写写画画呢,听小儿子这么一问,心里喜悦,道:“聪明是小时候的,大了要有智慧,要读书。不过,凡事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可不行。”

    这是说赵德芳前几天还跟禁卫军早起训练,今天却没有训练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小孩子身体吃不消,三天一次,我都有计划,”赵德芳询问,“宋娘娘入宫就在这几天,学堂总不能一直不去吧,我打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,你不打算,”太祖好笑道,“开宝元年,万象更新,老臣们要修养,那些大儒也需要重新规划一下你们的学业问题,先别着急了。”而后提醒道,“我家既定了萧家女,你也该去看看萧思温,年都过完了,还不去,等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今儿就过去,”赵德芳挠头,“主要是问一下,我送啥礼物啊?”

    “你二哥说准备了什么孝经,据说是唐玄宗年间刊印的,很是珍贵。”太祖道,“你还小,就不必准备什么礼物了,到收获的时候把那些好物件送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行?

    “要送礼你有钱?”太祖好笑道。

    那也是。

    “魏王府要多去,你既要种棉花,我让人把你娘面前的土地都收拾一下,你也多去看看你娘,她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,”太祖道,“至于你姐姐几个的婚事,此事等宋后入宫时,自会让她去经办,你比她们还要小,哪里来的工夫管她们的心事。如今你要考虑好三件大事。”

    赵德芳连忙正襟危坐。

    “其一,科举,此事不要交给别人,政事堂之意,也是让你会同你二哥去办,你二哥之意,他不是很明白,故此会找你商量着来,你做主。”太祖言简意赅,“其二,农作物,这个是极其关键的,宫内的土地,有需要的你只管征用,此事秦翰会配合你,但这只是其中一部分,出征的部队,朕会让人随时把军情送到你手中,要在意!”

    赵德芳点头。

    第三件就不用说了,北伐的时候他得监国。

    “赵普会随军出征,这是他自己提出来的,你也该知道他的意思,他不想卷入皇储之争,故此,你要用好沈义伦,此人有才能,才能还不小。”太祖叮嘱道。

    还有呢?

    “其它的事情,你自己看着办,萧思温那边可以往来走动,焦继勋家你也要常去,李家也要经常去,这不但是你将来的个人事情,也是国家大事,”太祖不厌其烦再三叮咛,“至于有人可能会跟你说,储君太强势,皇帝会不安宁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一巴掌抽过去。”赵德芳撇嘴,“我才多大点。”

    “这只是一方面,等你长成,年富力强,爹爹也七老八十,这还是最理想的,”太祖道,“要抓紧一切机会,把东宫的力量组建起来,不必有任何疑虑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有疑虑,儿子置办的,爹要用随时可用,”赵德芳爬起来,“那我出宫去了?”

    “去吧,嘟嘟还小,这几天天气变化很剧烈,就不要跟着去了,”太祖笑道,“等暖和一些,不定你去上学她都要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那多好。

    “哥哥去叭,等暖和,人家找哥哥玩耍,晚夕不回来。”小不点儿挥挥手,笑嘻嘻地露出欢喜的笑容。

    人家有感觉,有感觉的,以前爹爹和哥哥见了面,说不到两句就没话说啦,如今气氛这么好,人家高兴哒,鹅且外面那么冷人家才不要跑出去。

    赵德芳留下一顿木嘛,去拜见了费妃,带着呼延赞一行,一溜烟出了大内直奔驿馆,到门外,正要命人通报时,萧思温刚从外头回来,赵德芳连忙拜见:“岳父大人在上……”

    萧思温浑身一抖,鸡皮疙瘩掉了一地。

    这小子小小年纪哪学来这么厚的脸皮的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