闪爵小说网 > 玄幻小说 > 苏言初云北寒全文免费阅读 > 第796章 言倾寒第一次行针

第796章 言倾寒第一次行针

 热门推荐:
    []

    苏言初看着言倾寒,心情有些复杂。

    理智告诉她,言倾寒是应该回去的。

    只有言倾寒回去,她才能找出当年的真相。

    如果言倾寒回神界了,那她找回人界的那个云北寒的概率,就几乎为零了。

    可是她又该站在什么立场去阻止言倾寒回去呢?

    他问她一起回去好不好,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言倾寒也知道苏言初心中的想法,他看着初初,低声说一句:“初初,你不必担心。你若是只喜欢人界的云北寒,那就你找回来的,一定是人界的云北寒。信我!”

    言倾寒说完,深呼吸一口。

    只要她喜欢,让他永远封禁在身体里,这段记忆永不苏醒,他也愿意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苏言初微微皱眉,更加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反倒是言倾寒笑了笑,继续道:“对,现在说这些,还远着呢,以后再说吧。你饿不饿?去吃个饭,然后你该去看看花姨和曼陀王的情况了。”

    苏言初听了这话,果然觉得饿了。

    她匆匆洗漱,跟言倾寒回到山庄之中,吃了一些东西,随后先去了花颜的院子。

    根据花子玉说的,花颜已经吃过丹药,睡下了,一切正常。

    苏言初给她把脉发现没有异常,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来到曼陀王这边,似乎事情就有些严重。

    花行一直在照顾曼陀王的,这时候已经如热锅上的蚂蚁,记得在曼陀王房中走来走去了。

    苏言初和言倾寒刚走到门外,他就看到了。

    他立即冲了上去,一把抓住苏言初的手臂,开口说:“姑奶奶,你终于出现了?你要是再不出现,只怕曼陀要变成残废了。”

    苏言初:……

    她觉得,应该不至于吧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多说,只是跟着花行进门。

    跟在两人身后的言倾寒目光落在花行抓住苏言初手臂的那一只手上。

    恍惚间,他有一种冲动,想要出手断花行一臂。

    意识到自己有这样的想法,似乎很不妥之后,言倾寒垂下头。

    他也不明白,为何自己会生出这样的想法。

    他稍稍凝神,深呼吸一口气,将这样的想法压下去,才跟着进入了房间。

    -

    苏言初来到曼陀王的床榻旁,嘴角忍不住抽了抽。

    曼陀王躺在床上,被绑得严严实实的,有一种被五花大绑的感觉。

    他唯一还能活动的,应该就是脑袋了。

    他摇晃着脑袋,闷哼出声,可以看出十分难受。

    苏言初叹了一口气,开口说:“帮他解开吧!”

    花行听了,连忙摆手:“使不得,使不得!你要是帮他解开了,他就会四处乱动,床榻都要砸翻的!”

    苏言初沉吟片刻,开口说:“那就还留着脚腕手腕的,其他地方都解开!”

    “也不行……”花行继续摆手。

    苏言初白了花行一眼,凉凉地道:“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,你来给他治疗?”

    花行:……

    好像也不是不行!

    花行将绑着曼陀王的绳索解开之后,凝聚灵力,将曼陀王压制住,不让他乱动。

    苏言初拿出了银针,打算凝聚灵力行针,手腕却被一只骨节分明,白皙好看的手抓住了。

    苏言初侧头,对上言倾寒的双眸,她眼中带着不解。

    言倾寒解释说:“你如今情况不明,还是尽量不要动用灵力。以免再出什么问题。”

    苏言初默然,之前确实也是因为给曼陀王行针,才会头痛吐血,还沉睡了九个时辰。

    可她若是不动手,这……

    她不能看着曼陀王痛苦,甚至有生命危险吧?

    苏言初看着曼陀王,有些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“我帮你。”言倾寒说了一句,拿过了银针,“你告诉我往哪里刺,用什么样的力道,我来帮你!”

    苏言初想了想,淡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花行却对心存怀疑:“少主你确定你可以吗?这可是一条人命!”

    言倾寒扫了一眼花行,最后将目光落在曼陀王身上。

    “你或许应该问他能不能承受住!”言倾寒凉凉地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花行:……

    事已至此,他也只能在心里为曼陀王祈福了。

    苏言初笑了笑,随后开始给言倾寒讲解行针的穴位和力道,同时跟他说了行针的方法和注意事项。

    言倾寒听了,点了点头,随后就捏起了一枚银针,打算给曼陀王行针。

    这时候一直躁动不安的曼陀王,也安静了下来,看着言倾寒。

    花行也一样盯着言倾寒,他胆战心惊,心中犯嘀咕。

    少主这是现学现卖?这真的能行吗?

    他想说什么,以便阻止少主。

    可苏言初和曼陀王什么都没有说,他也不好开口,只能继续按住曼陀王的腿。

    言倾寒按照苏言初说的,一步一步,一针一针,扎在曼陀王的腿上。

    花行看到言倾寒开始扎针,就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可不敢看,他在想万一少主一个手抖,出了什么事情,该怎么办?

    不过,整个过程,他都没有听到任何的异动。

    并且,曼陀王双腿,竟然慢慢地放松了下来,似乎不再疼痛了。

    他这才睁开了眼睛,看到言倾寒正在凝神捻针,他的动作,竟然有一种说不出的熟练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花行觉得惊讶不已,这真不愧是少主了,学习行针,只用了一盏茶的功夫,简直是逆天。

    他看向苏言初,开口问:“姑娘,少主是第一次行针?”

    苏言初其实也觉得意外,她笑了笑:“应该是吧,怎么你不信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花行摇头,“我只是觉得,他这也太厉害了吧!”

    苏言初淡定地点点头:“还可以!”

    花行:……

    姑娘,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淡定,你这样子,会显得我没见过世面一样。

    不过,花行也算是明白什么叫不是一家人,不进一家门了。

    这本就是两个变态,会这么淡定也是应该的。

    大约两刻钟后,言倾寒将曼陀王腿上的针全都拔掉,用火烧过之后,重新收起来。

    花行连忙问床榻上的曼陀王,开口问:“你感觉怎么样?”

    曼陀王沉默了片刻,才开口说:“很不舒服!”

    “这这这……”花行又开始慌了。

    苏言初凉凉地开口说:“你这样死命按着他的腿,能舒服才有鬼!”

    花行:……